首页 > 学术聚焦 > 学界声音 > 正文

尹鸿:中国文化产业面临科学技术的严峻挑战

更新:2012-11-15 16:07:31   来源:文化产业学术网   编辑:icicn
        每一次重大的文化变革都跟技术结合在一起,我们从印刷术,其实不仅是带动了一个文化的革命,也带动了整个工业革命,包括技术的传承,到电子技术的出现,实际上也引导了现代社会的建立。当然计算机的出现,数字媒体的出现,特别是今天这种互动化,智能化媒体的出现正在改变着文化的形态,所以从一定程度上来讲,文化科技能推动整个文化形态发生质的改变。

         第二个问题,中国的文化业正在面临科学技术给我们提出的严峻挑战,科学技术对文化业撬动性的改变是非常大的。大家都知道苹果,苹果不仅是一个产品,也是一种文化,完全改变了这么多年来计算机文化许许多多的特点,把内容和终端相结合,把时尚体验和一个信息接收相结合,曾经那么多分裂的内容和终端,做的都非常顶峰,由于市场应用的创新带来了变革。刚才主持人提到了电影,大家都知道电影在过去七年当中,我们从5亿全国电影票房增长到了今年突破160亿,去年130多亿,增加30倍左右电影票房,为什么今年突然中国电影面临大面积的危机,危机很重要的根源就是我们面临的技术挑战。因为去年开始,3D电影成为世界电影主流,去年好莱坞电影前25位影片当中13部影片都是3D电影。到了今年,这种趋势,好莱坞主流的商业电影当中绝大部分是3D影片,甚至今年在中国市场上,一部准3D电影,伪3D电影,除了字幕是3D,别的都是两维的,就是《泰坦尼克号》,二维制作做了一个三维的加工,字幕出屏,就这么一个电影也创造了十亿的票房,甚至是香港的一些三级片,都可能因为3D而票房大卖,其实显示出一个特点,技术创造了新的美学,新的体验,也创造了新的消费市场。
 
        中国国产电影票房前几年我们认为还不错的情况下今年全线溃败,今年我们仅有一个3D影片《龙门飞甲》, 由于是3D制作,获得了比较好的票房,今年的一个《画皮》,只有很少部分是真正的3D制作,大部分仍然是两维,就是这样的影片今年也超过了7亿票房,创造了国产片最高票房记录,不仅是这样的例子,我们最近去的各个地方的主题公园,普通观众所参与到的文化体验消费场所,3D和4D已经成为主流消费,剧场演出当中,举一个例子,常影的世纪影城可能也是在做二人传,但是最大的场地,而且排着长队的一定是3D或者4D的影片,而且3D、4D创造的体验带来是什么变化呢?不仅是年轻人喜欢,很多老年人从来没有看过,也觉得非常喜欢,实际上它完全是创造了一个新的市场。但是我们现在中国文化面临一个最大的问题,我们不光是3D,整个技术对文化的挑战面前我们没有应对能力,主要原因是我们仍然是整个文化行业条块分割,传统的传媒产业守着传统,新媒体在日新月异的发展,我们之间很难产生化学反应,因为行业和行业的阻隔,区域和区域的阻隔,市场无法推动技术创新和扩张,我们仍然只能够勉强适用人家已有的技术,永远跟着人家跑,虽然我们做得非常好了,由于电影的产业化基础仍然很薄弱,大企业非常少,技术创新和技术积累上根本做不到,基本上只能摘现成的桃子,长好了我们就摘,没长好我们就等。

        第三个大的观点,市场是推动科技创新和扩散最好的渠道。什么是市场,市场就是要自由流通,现在中国文化产业发展到今天这一步,没法做大做强,因为无法流通,条也分割,块也分割,传统企业和新兴企业分割,科技企业和内容企业分割,我们无法通过市场去有效的配制资源,有效得让我们所有的创新实现市场效益最大化。大家都是小本生意,大家都是作坊式生产,这种情况下即便我们搭建了一些园区和平台仍然是分散式生产,因为这中间的障碍非常之多。所以现代文化产业真要做大,要打破条块分割带来的阻碍,让市场能够自由的配制资源是当务之急,现在市场配制不了资源,都是政府在帮着配制,用行政力量帮着配制资源,这是一种效率最低,实在没有可选择的方法才选择的,其实政府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让市场去配制资源。而我们现在老是政府去配制资源,这一定是一个最没有效果的方式,当然如果没有办法,我们只能这样,所以它带来的产业改革,合并同类项的集团化,本来是为了资源互补,壶和壶捆绑,杯子和杯子捆绑,不是效益最大化。然后我们又开始搞近期繁殖,本来杯子就不是壶,怎么让它成为壶呢,又没有壶的功能,没有壶的品牌,这样导致合并同类项也罢,近亲繁殖也罢,都是行政力量在配制资源,我们必须要市场有效的配制资源,科学创新才能持续扩散,我们才能做好。

        最后一点,技术创新可能第一依赖于市场给我们提供一个从容的基础,没有市场的支撑,科技创新永远是割裂的,苹果能成为一种文化,是由于它把科学技术创新和市场消费者行为非常好的结合在一起,因此没有市场化就不可能有科技创新,但是反过来我们永远不能等到市场需求什么,因为市场和科技永远是互动的,我们是科学技术的创新者,给市场提供了选择的机会,市场的选择又会扩散,但是前提我们必须有科技创新。科技创新怎么去做,刚才采访的时候我也讲过,我们现在面临两大阻碍,第一大阻碍是企业跟我们的科学开发,科技开发的脱节,大部分企业规模都很小,因此世界上所有大的企业基本上都是科研部门,企业决策者之间的一个融合,既是科学技术的创新平台,同时又是市场选择淘汰的平台,这种研究院的结构一定是市场和科研工作者,和科研平台一起结合的产物,这才是我们未来发展的方向。

        现在高校也面临一个大的问题,高校系科的分置,导致我们不能满足现代科学技术融合创新的需求,我们需要搭建新的平台,而这个平台研究院是非常好的模式,在座的包括政府,也包括在座的一些企业,我们将来应该搭建更好的一些科技创新平台,这个平台研究院是非常好的模式,这个研究院不是光搞研究的,而一定是搞开发的人来做。最近我们和人人网建了社会化媒体的研究中心,前年我们跟网易建了一个未来媒体的研究中心,但是这些东西我们也都在探索,其实我们既要面对企业的需求,同时我要打破学校本身的学科建制上的阻碍,让它真正成为一个创新的平台。可能有一定的难度,但是我们说这个事情不做,其实未来很难解决,而且将来政府应该加大对于一些科技企业创新平台的支持。

        中国做内容业大部分内容业非常同质化,真正能够通过市场,因为他不能够进行资源配置,创造优质化企业,大部分企业都自相残杀,同质竞争。但是最近大家会发现我们有一些科技文化企业反而由于没有传统媒体和体制的障碍,发展的相对会比较好,比如说水晶石,这样一些技术型企业,由于没有传统体制之间的竞争,反而现在做得不仅是水平很高,而且具有国际竞争能力,而且这些技术企业的出现,未来应该成为我们建立一个行业标准,现在我们应该加大对技术平台,科技创新平台的一些支持,而且会形成一个不可竞争的门槛。说实话做内容是很容易竞争的,你做电视剧,我也做电视剧,中国现在内容产品实在是太多,一万五千多集电视剧,今年有七百部电影,大部分是同质的,低质的,甚至低俗,但是我觉得技术平台如果不做好,中国文化这一轮的创新就很难做。当然我还是说要依赖市场,政府、企业、科研机构一起合作共同来推动技术创新,而且未来虚拟化、互动化、社会化、社交化、智能化一定是未来文化创新的方向,因为我们已经有太多的例证可以证明这一点,虚拟,包括三维实际上就是虚拟互动,刚才我们讲的智能,社会化,这已经在我们的文化形态当中被充分的体现出来,而且它未来一定要朝这个方向发展,我们要做前瞻性的研究,使得我们下一步文化创新能够有科学技术的能力,否则我们现在基本上还处于传统媒体,传统文化产品,走的传统老路。

        现在我们的新媒体,互联网在技术上跟世界相比,我们是毫不逊色,但是由于我们在政策上带来了很多阻碍,使得我们现在是两极分化,传统的东西在传统的老路上走着,享受到各种各样的保护和支持,继续安然的走着老路。新的媒体不断的在激烈竞争当中去创新,不仅要跟自己竞争,要跟自己的同行竞争,而且要跟传统媒体拥有的政策优势竞争。实际上他们的资源不能互补,所以赶紧尽快的在政策上研究,消除市场整合资源的障碍,让我们的传统媒体和新媒体相融合,现在融合的需求每一次都很困难,像高校也一样,我们打不通之间的障碍,每一次要找一个交叉学科,那个难度真是很大很大,我们面临的主要障碍就是各种体制性的障碍。所以我觉得最好的政府,要是做产业的话,就是让产业自由的配制资源,我们去加以一定的引导,一定会自然的把文化和科技创新融合好。这是未来应该解决的一个重要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