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术聚焦 > 研究报告 > 正文

澳门经济转型与文化产业发展研究报告

更新:2012-11-16 16:23:26   来源:文化产业学术网   编辑:icicn
          据联合国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统计,1971~1981年10年间,澳门生产总值年平均增长率高达16.7%,而上世纪80年代根据澳门政府的统计,澳门经济年平均实质增长率只有7%左右。到了1999-2001年,澳门特区经济增长较慢,本地生产总值实际增长率分别为2.4%、5.7%和2.9%;从2002年开始,随着与内地和香港联系的逐渐加强,经济增速逐渐加快,本地生产总值实际增长率从10.1%一路攀升至2004年的28.3%,创下了澳门经济增长的最快记录。虽然2005年的增速回落至6.7%,但2006年本地生产总值实际增长率反弹至16.6%。与此同时,澳门经济增长的稳定性相对较差,特别是2003年以来,澳门季度经济增长率波动幅度较大,其主要原因是澳门经济规模小,分散和抗风险能力较弱,长期以来未能形成有效的资本积累和再生机制,其经济极易受外界因素影响。

       本次金融危机对澳门经济增长造成的冲击,进一步说明其产业发展单一多造成抗击风险能力低,经济体系脆弱的固有缺陷。自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澳门外向型经济的脆弱性已经显露无遗。

       从澳门经济可持续成长受到的制约和发展的瓶颈来看,实现城市产业升级和发展方式转型,对于澳门而言已经迫在眉睫。限制澳门经济增量释放的主要问题有以下四个方面。

1、产业多元化因博彩业“一业独大”遭遇瓶颈

       澳门是一个特殊的微型经济体,本身的资源有限,由于历史、社会、政策等原因,造成了博彩业这一特殊产业的蓬勃发展。作为有160多年博彩历史的澳门,自2007年以来其博彩营业总收入跃居世界第一位,博彩场地规模为世界十大娱乐场的第二位(第一位为美国内达华州的拉斯维加斯),博彩业为澳门自身经济提供保障。近年来,博彩的财政收入更是占了澳门的财政收入占近70%,此现象表明澳门产业过于单一,局面为“一枝独大”。同时,由于澳门市场自身规模小、人口少,多为殖民地或前殖民地的特点,也意味着其难以拥有丰富的资源可以将其统筹分配从而发展不同的产业,它们只能理性的将有限资源投入最具优势的产业,从而最大限度地促进本土经济增长。这也因此为澳门产业结构带来一个弊端,因为澳门博彩业不是自主型产业,而是一个对外依存度高达95%的外向型产业,这是由博彩业本身的特点所决定的。虽然目前还具有稳定的发展态势,可是一旦周围市场环境发生意料之外的突变,则这一产业就会把潜在的脆弱性变为现实的衰落。
2005年3月拉斯维加斯举行了盛大的百年庆典。在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大繁荣之后,未来要怎么发展成为一个问题。百年成长之后的拉斯维加斯,在继续发展博彩业的同时,其城市功能正在向会展和休闲娱乐中心转变,实现了漂亮的转身。以会展业为例。事实上,内华达州的会展业极其发达,居全球第一。每年到访拉斯维加斯的游客中有15%为商务客人。全世界规模最大的三个展会都在拉斯维加斯举办,他们分别是工程建设机械博览会和国际消费电子展、国际动力传动展以及全美广播电视展。此外,内华达州还定期举办环保设备、医疗设备、电子产品、家具、汽车零件、服装、农产品、鞋业、国际美容美发、国际消费品及礼品等各种大型商展,每年的会展收入多达65亿美元。
拉斯维加斯实现产业多元化发展的路径:


业态 城市新定位 亮点和经验
会展业 世界会议之都 全世界规模最大的三个展会都在拉斯维加斯举办,他们分别是工程建设机械博览会和国际消费电子展、国际动力传动展以及全美广播电视展。拉斯维加斯的会展面积达到30万平方米,会展中心可以提供144间大小不还能得会议室,最大的可容纳1.2万人开会。
娱乐休闲业 世界娱乐之都 据统计,每年来拉斯维加斯旅游的3890万游客中,来购物和享受美食的占了大多数,而专程来赌博的只占少数。在财政收入中,非博彩业盈利已经占到拉斯维加斯总营业收入的51%.
旅游业 世界旅游圣地 除了林立的赌场,更有令人流连忘返的旅游度假设施。被称为“拉斯维加斯达到”的豪华游乐旅馆集中地支撑了旅游业的发展。另外拉斯维加斯还与科罗拉多大峡谷旅游线路打包,从而增大了游客数量。
婚庆产业 世界结婚之都 每年有近12万对男女到拉斯维加斯登记结婚。拉斯维加斯的婚姻登记处24小时服务。
高端文化消费 家庭旅游城 在赌场周围开设儿童游乐园和高级购物中心,以适合家庭旅游团队。

2、经济发展方式升级因人力资源限制遭遇瓶颈

       第一,博彩业“一枝独大”造成人才结构的不合理。由于博彩业所带来的乘数效应为澳门创造了大量的就业岗位,使澳门的失业率显著下降,但同时,大量的人力资本正向博彩业聚集,从事博彩业的高收入改变了年轻人对求学的看法,甚至有些初中生都放弃升学而从事博彩业,这一不良循环造成澳门人才结构的愈加不合理。第二,市场的国际化拓展造成专业型人才短缺。从市场需求来看,由于近几年政府实施开放赌权、开放内地旅游等政策手段,吸引了不少跨国企业来澳门投资赌业,从而使澳门市场对人力资源的需求激增。而其本质原因主要来自于以下两个方面。以内生人才来看,一是澳门近年人口出生率呈下降趋势,二是澳门本地人口的素质和文化水平仍有待提高,这是致使澳门劳工、专才短缺的因素之一;从外来人才看,澳门政府为了解决人力短缺矛盾,维持经济的正常运行,虽采取了从外部输入劳工和专才的一些政策、措施,但政策实施受到了阻力,不够顺畅。以上现状和制约因素均为澳门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中的人才战略提出了严峻挑战。

3、继续实现高速发展因先天资源限制遭遇瓶颈

      澳门地域狭小(包括澳门半岛和氹仔、路环两个离岛在内面积仅17.5km 2)、自然资源贫乏。从土地资源看,虽经多次填海造地,土地面积到2001年也不过25.8平方公里;基本上没什么矿藏,几乎全部工业原料和生活资料都依赖进口;地表水缺乏,需从珠海引水;制造业对外存在极大的依赖性,澳门制造业的生产过程,是在接受海外客商发来的订单,输入所需原料设备,经过加工生产,再将产品输往海外市场的。另外,澳门在人力资源上的制约更为突出,劳动力数量有限并且老龄化速度加快(截至2009年年底,澳门人口为54.22万人,较2008年年底减少7000人,减幅为1.3%。另2009年澳门65岁或以上人口的比例为7.7%,预计2020年时会增加到17.7至12.4,增长比例高;相反由10至19岁的人口比例近年有下降趋势。)

       同样以博彩业著称的拉斯维加斯,其发展初期也很大程度上受到先天性资源的限制。拉斯维加斯位于内华达州东南的沙漠腹地,从自然条件看,这里不具备城市发展的条件。处于沙漠地带气候干燥炎热,年平均气温华氏66.3度。在7月的酷暑期间,凌晨的温度都高达华氏90度。每天有几百万加仑的水从附近的密湖输入到拉斯维加斯,还有其他生活必需品如食品、衣服、建筑材料和设备等从其他州运来。然而就是在这样一个最不可能的环境中诞生了一个大都市。2005年3月15日,拉斯维加斯举行了它的百年庆典。据2005年的人口统计,拉斯维加斯的人口已经达到200万。如今,拉斯维加斯已经是一个标准的美国大都市区。

       除了气候自然条件的制约之外。拉斯维加斯的文化底蕴也并不占优势。拉斯维加斯的历史比较短,除了早期摩门教留下的几座教堂,几乎没有什么文化遗产。由此可见,对于澳门而言,通过城市规划和产业设计,发展特色产业,树立城市形象,对于客服先天资源的不足,实现城市跨越转型,是完全可行并且是急需的。

4、城市国际化因固有形象的“刻板化”遭遇瓶颈

       城市形象是社会公众对一个城市的综合评价和总体认识,是人们共同的心理感受。它是一个城市内在素质、发展水平和文明程度的综合反映。许多国家均通过打造城市名片,塑造城市品牌的方式,宣传和营销城市,形成国际化的城市文化形象。

       世界娱乐之都拉斯维加斯曾经有一段时间这座城市和其他度假圣地一样,也受到经济不景气的影响,往日“赌城”的辉煌难以再现,后来经过重新定位之后,将一个过去只是为赌徒提供享乐的成人游乐场所变成了适合全家游玩的大型度假城。目标市场确定为家庭后,给这座沙漠上的游乐场所蒙上了一层温馨亲和的色彩,并让这座城市起死回生。目前,拉斯维加斯在国际城市中的定位已经从“赌城”转身为“世界娱乐之都”,在产业设计上,从美食佳酿到购物天堂、娱乐殿堂,许多城市配套设施的建设,进一步延展了其品牌形象的内涵。并且,由于拉斯维加斯城市促进者善于运用广告的力量进行城市宣传和营销,这也进一步推动拉斯维加斯借助媒介力量变成著名的旅游胜地。
       当前,关于澳门旅游形象表述颇多,但除了“赌城”形象达成共识,作为中国最早接触西方文化的地区,作为有着400余年中西文化共冶共进历史的城市,澳门的文化资产,常被世人忽略而未能尽展其本有的光彩。澳门在国内外具有较高的城市知名度,但长期形成了“博彩城市”、“东方赌城”的商业形象,而淡化了历史、文化特点,使澳门特色鲜明的城市文化和城市风格被外界知之甚少,澳门城市的正面、积极、文明的形象不够突出,城市的美誉度仍然还不够高。资料显示,传统上,澳门“华洋杂处”、“和平兼容”,甚至充满“纵欲、抢劫、背叛、赌博、酗酒、吵架、欺骗、谋杀,以及其他罪恶”。

实现澳门经济转型的建议:

1、将博彩业与休闲旅游业相结合,实现产业适度多元,纵深发展


       文化产业在激活城市内在文化要素、刺激消费需求、转变增长方式和调整产业结构、扩大就业规模、完善城市功能、展示城市风采、提高城市竞争力和美誉度、知名度等方面,都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以拉斯维加斯为蓝本,围绕博彩业扩大其服务面,形成文化产业多元发展,多维互促的格局是澳门产业发展未来的方向。可以说,着眼全球市场,发展外向型文化产业,是澳门产业升级的主要路径。外向型文化产业是全球化时代,经济、文化竞争的重要领域。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一个国家、地区经济实力和文明素质、创新能力、文化基础、国际影响力等综合软实力。澳门拥有丰富的文化遗产资源和良好的文化产业基础,这是在国际文化产业分工体系中的比较优势所在,以最大化挖掘和实现文化资源优势向文化产业强势的转变为目标,充分利用与亚太地区的业缘优势增加文化交流与经贸合作,将使澳门文化产业迎来多元投融资的春天。

2、发展会展物流业等复合型文化产业,增强经济的抗击风险能力
       澳门位于我国大陆东南部沿海,正当珠江口西岸。东南与香港隔海相望,成犄角之势;西面与珠海的湾仔一衣带水,南面穿过内外十字门后便是浩瀚的南海;北边与珠海市的拱北相连。澳门在东亚的位置适中,东北离东京大约2800公里,西南距新加坡2600公里,东南至马尼拉1200公里,位居东南亚与东北亚航路的中继站。正是澳门所处的独特地理位置,使澳门成为东西方文化交流的桥梁。这也为澳门发展会展物流产业提供了良好的条件和发展机遇。而根据国际展览业协会(UFI)公布的2008年“亚洲展览产业报告”数据显示,中国澳门、台湾地区以及越南展览面积分别较2007年增加了69%、26%、24%,是亚洲展览产业成长最快的三大地区。在政策层面上,“一国两制”、“自由港”、“低税制”、“服务平台”等各种优势,也将为澳门会展物流业的发展提供更加便捷的服务。依托会展物流业延长产业链,发挥产业本身的辐射拉动效应,也将为澳门经济转型提供增强抗击风险能力的机遇。港珠澳大桥通车后,港澳关系将更为紧密,经济融合也更快。港珠澳大桥通车后,港澳关系将更为紧密,经济融合也更快。一方面,澳门的文化旅游产业将依托亚太市场迎来发展繁荣。由于澳门面积狭小,泛珠的地缘联系使澳门获得更多的发展腹地,澳门可以转移自身的产业优势,并藉地域联系和丰厚的文化遗产资源来发展文化旅游。这为澳门未来的发展提供了广泛的客源基础和消费群体,他们成为支撑澳门成长的关键。另一方面,作为沿海经济开放地区,澳门的地缘优势更加突出的表现在其对国际资本较强的吸引力上,因此作为我国贸易、金融、物流、航运和加工工业的重要区域,澳门在资金、技术、管理和人才资源方面具有很强的实力而其相对完善的投融资体系,也为澳门能够更好的向中西部以及东盟、特别是东南亚国家转移产业,扩大战略腹地,促进经济转型提供了基础,这也使得发展以文化产业总部经济为主要方式的影视、动漫、游戏等新型业态在将来能够有着较大的成长空间。

3、依托地缘、文缘和亲缘优势,与大陆加强跨区域文化产业合作

       经济全球化、区域经济一体化是当今世界发展的趋势。因此,无论是广东、香港还是澳门都在谋求促进共同发展的不同层面的区域整合,从“深港合作”、“1小时创新圈”、“9+2”泛珠三角到“粤港金融走廊”,再到2008年全国“两会”期间提出的“大特区”理念——“粤港澳特别合作区”,使长期以来粤港经济合作以及“大珠三角经济一体化”等议题得以延续和发展,沿着这一区域创新和轨迹,大陆许多区域性政策开始将杠杆进一步向亲缘关系密切的粤港澳地区倾斜。《珠江三角洲地区改革发展规划纲要(2008-2020年)》将粤港澳合作推入更加务实的纵深阶段。《纲要》提出鼓励粤港澳三地优势互补,联手参与国际竞争的整体思路,指出建立港深、港穗、珠澳创新合作机制,例如在具体区域的合作设计上,提出规划建设广州南沙新区、深圳前后海地区、深港边界区、珠海横琴新区、珠澳跨境合作区等合作区域,作为加强与港澳服务业、高新技术产业等方面合作的载体。同时《纲要》鼓励共同发展国际物流产业、会展产业、文化产业和旅游业等产业。在粤港澳的文化产业合作中,澳门也将在政策的调控和合作基础的日益成熟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另外,在《横琴总体发展规划》中,进一步打通了三地之间的行政界限,通过文化产业的发展为纽带,实现了人才、资本、文化资源的共享和流通。《横琴总体发展规划》明确指出,促进港澳以及国际文化创意产业与珠江口西岸地区的产业升级需求相结合,以工业设计、会展设计和动漫设计等为重点,吸引具有市场前景和成长潜力的中小企业,从而形成集群效应和规模效应,把横琴建设成为珠江口西岸地区重要的文化创意产业基地。而打造文化创意产业发展平台体系则是其中最为核心的内容。同时,横琴岛开发及澳门大学横琴校区带来的新管理机制,将为澳门下一阶段的人文、经济发展创造新条件。尽管澳门2007年底人均GDP已达211907港元,排名亚洲第三名,但在本地却无资本的用武之地,只能寻求境外市场。而建立在亲缘基础上的粤港澳合作,则为澳门未来的产业转型找到了有力的突破口。沿着这一发展轴线,澳门未来的数字内容产业、影视动漫和艺术教育等产业形态,将越加释放出发展的新活力。

4、努力发掘文化资源优势,重塑城市的国际化形象和特色化品牌

       澳门的文化特色在过去只是部分地被利用来发展旅游业,特别是用于发展博彩业,其潜在优势没有充分发挥。著名学者季羡林先生在《澳门文化的三棱镜》一文中说:“在中国五千多年的历史上,文化交流有过几次高潮,最后一次也是最重要的一次是西方文化的传入,这一次传入的起点在时间上是明末清初,在地域上就是澳门。”这进一步表明,澳门丰厚的文化资源和特色鲜明的文化内容,将成为未其突围的优势所在。另外,澳门文化在中华文化中也有着十分特殊的地位。她是中西文化交汇的一个中介,以岭南文化、妈祖文化、葡萄牙文化、中国文化等多元文化为其文化特征,形成了多元兼收并蓄的文化体系。同时,澳门兼有欧洲地中海式的景观和中国南方城市的景观。妈阁庙、莲峰庙、普济禅院等典型的中国建筑体现着中国传统文化在澳门的延续和发展;大三巴牌坊、圣明我堂、圣珊泽宫、南湾宫、陆军俱乐部、峰景酒店及20世纪初建成的白宫、永乐邨、 岗顶花邨等则带有鲜明的欧洲古典主义和新古典主义色彩。还有更多中西合璧的建筑风格体现于随处可见的敎堂、庙宇、堡垒、亭阁、房屋、店铺、花园、墓地、广场等,名胜古迹与人文景观浑然一体,构成独特的文化魅力,也为其文化旅游和消费提供了良好的文化基础。

(作者:范周,中国传媒大学文化发展研究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