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术资源 > 学术案例 > 国内案例 > 正文

【广播影视】内地综艺节目复苏:从克隆创意到最终逆袭台湾

更新:2012-12-10 13:20:16   来源:凤凰网娱乐   编辑:翟东浩


 

  《中国好声音》让日渐退烧的内地选秀又红火了起来


 

  曾经火爆两岸三地的《康熙来了》如今已风光不再

  “2012台湾综艺主持人年收入排行榜”日前曝光,之前曾爆出财务危机的吴宗宪“咸鱼翻生”,以年收入1.5亿元新台币(约为3200万元人民币)重回冠军宝座。这位之前备受财务危机困扰,在台湾地区仅有3个节目的综艺大哥开心地对记者说:“我就是靠内地!”

  吴宗宪的“咸鱼翻身”折射出两岸综艺目前的发展态势。几年前,内地的综艺节目曾经贫瘠得只能效仿或者抄袭台湾综艺。而如今,台湾综艺开始大幅缩水,再也HOLD不住那些匪夷所思的比如吃虫、吃大便、跳大桥等等,老老实实地缩回摄影棚回归到传统歌舞和访谈节目,然而却再也招架不住内地的娱乐综艺和选秀节目异军突起最终火爆异常的局面。对于我这样一个资深的综艺发烧友来说,偶尔回想起这10年的光景,就像是在看综艺版《杜拉拉升职记》,职场新人如何一步步把优秀老员工的方法看光学光,然后自起炉灶最终开始挖墙脚。那咱就来看看这《升职记》的剧情。这几个情节点可都在下面呢。

  台湾制作内地捞金牵手共练“互博术”

  还记得10年前台湾综艺的黄金时代吗?那时候,在内地只能追看《正大综艺》,可是海峡那边却是百花齐放了。到了2006年,如果你想在办公室占领一点关于娱乐的话语权,非得睁眼是“康熙”,闭眼是“我猜”(当年还没更名“你猜”),还得这边能和女老板聊得起陶子姐姐的《速配男女》,那边能和男客户吹得着《国光帮帮忙》的小段子……您还别急这边厢还得告诉您一个,《正大综艺》其实也是有台湾血统的,这款益智互动类节目的制作人正是来自台湾的江吉雄。正是在他的坚持下,才在内地综艺萌芽的时段,就把“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这句口号,喊得家喻户晓。知名主持人凌峰说“台湾综艺比内地早成熟20年”,讲的就是那些年。

  看看那些有台湾血统曾经炙手可热的内地综艺节目有那些?《玫瑰之约》和《相约星期六》的克隆的是台湾的《非常男女》,而台湾原版克隆的又是日本母版。《综艺新势力》捧红过谢娜,那是台湾综艺制作人是张志鹏的成功。当年央视一套的《金苹果》、四套的《情艺在线》、山东卫视的《天使任务》、东方卫视的《创智赢家》、湖北卫视的《超级星秀场》、重庆卫视的《娱乐星工厂》、陕西卫视的《周六乐翻天》,全是出自这位早期来内地淘金的综艺制作人。如果你曾经热衷于追看央视的《开心辞典》、《人物》,那么你要感谢台湾制作人张中炎,虽然像《开心辞典》这样的形式,也非台湾原创,制作人只不过很前沿地抄袭了英国游戏节目《百万富翁》,可是毕竟是人家给你打的天下。


 

  走过了20年的《快乐大本营》收视依旧坚挺

  内地“吸星大法” 山寨王出师逆袭上位

  虽然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是句实在话,但在这个厮杀惨烈的商业社会,这句话往往意味着老师的心酸和学生的洋洋得意,更意味着一段可能已经发生或正酝酿发生的新陈代谢。在那段愉快的混血日子里,从最初台湾制作人杀向内地领衔综艺,到后来内地综艺自发抄袭台湾作品,仿佛都只是一瞬间的事。到现如今,从克隆大学毕业的内地制作人们,已经完全具备了独立克隆、改编,甚至大价钱引进原版的雄厚实力,学生毕业了,这老师就得靠边站了。

  话说近期台湾引进的新鲜克隆情节,真是各种不顺利。《康熙来了》新增的“汉典到明星家”单元,加上新近播出的“看外表不问性别选美大会”,被喜欢在网络观看日本综艺《男女纠察队》的粉丝们,骂得狗血喷头。9月11日,台湾金牌综艺节目制作人李方儒又证实,台湾版《中国好声音》已开始筹备,最快将于2012年10月底面世。注意,这是没有经过原版荷兰《好声音》授权的纯山寨版本,暂定名为《华人好声音》,现已租下台北小巨蛋体育馆做表演场地,还要拉上周杰伦、李宗盛、张惠妹做评委人选。你且看,《中国好声音》的热乎效应已经可以反转过来勾起台湾的山寨欲望了。到这了,我们来验收下已经出师的内地综艺,看看孩儿们那强大的克隆实力吧!

  2009年,湖南卫视全新推出的一档全民HIGH歌互动节目《挑战麦克风》,一经播出便被指涉嫌抄袭英国独立电视台全球娱乐公司《who dares sings》。据该公司发言人称,江苏卫视的《谁敢来唱歌》是《who dares sings》在中国唯一的官方授权版本,湖南卫视的《挑战麦克风》完全属于侵权行为。但湖南卫视总编室主任李浩接受采访时称,《挑战麦克风》从节目理念到环节、道具、主持人设置等各个方面都与《谁敢来唱歌》有很大区别,不存在所谓抄袭。你看,拿来主义的精髓就在于死鸭子嘴硬,我们不光抄袭,我们还能改编出国产版本。这你得服!

  虽然我们曾在长盛不衰的《快乐大本营》中看到过很多与中国台湾、韩国、日本乃至欧美综艺混血的桥段,可是没有哪一项,如同它的开场舞那样抄袭得赤裸裸并且不加掩饰。还记得有一期,何炅在中间打碟,右边邀请海涛、维嘉上场跳舞,左边邀请谢娜、吴昕上台跳舞吗?是不是觉得特别炫、特别帅?请大家看看比湖南台这期录制时间早很多的《人气歌谣》吧:DJ郑容和,左右手邀请赵权、雪莉跳舞。形式模仿从来都不是问题,过分的是《快乐大本营》竟然连配乐都不换,如果你耳聪目明,一定能听到背景音乐中郑容和说的“有请MC雪莉!”由此可见《快乐大本营》比照他原版的韩国节目《人气歌谣》,那是相当不负责任。

  今年在内地综艺界,还有一桩克隆美事,竟然与版权意识超人的老美,罕见地取得了大和解,值得所有正在借鉴和打算借鉴的同志们认真学习!缘起是《大鹏嘚吧嘚》的节目片头,与美国著名脱口秀主持人柯南的同名节目高度雷同,可以说从色彩到样式,不过是把英文换成了中文。连柯南也看不过去了,终于忍无可忍在节目中炮轰,情急之下还爆粗口:“山寨了这么久,真该踹你屁股!”

  对于柯南扔过来的板砖,《大鹏嘚吧嘚》立马反应。大鹏在节目中表示:“我谨代表节目组,向柯南先生以及节目组致歉,这个事确实太sorry了。”随后大鹏与两名同事以一段“sorry舞”,相当娱乐地表达了歉意。柯南也很娱乐,隔空在脱口秀中回应:“你们听到了我们的抗议,然后你们用了一个无奈的新片头,这是我见过最悲伤的事。我看到时真傻了眼,你们用‘sorry舞’来结束自己的道歉,现在我后悔挑起这件事了,我们也不过是找点乐子,大鹏你不需要道歉,其实也不用终止用我们的片头。老实说你们模仿了我,让我觉得飘飘然,我视之为一种赞扬,所以为了让这件事变成好事,我决定特意专门为你们制作一个全新的节目头,并用一支‘让你难过了我很过意不去舞’表达心情。”后来,在这个全世界都钟爱克隆的年代,克隆也最终很和谐地达到双赢的!

  关于《take me out》,其实血统相当纠结,据说美国版引进的是英国版《take me out》,而在它引进之前,中国的《非诚勿扰》已经狠狠地借鉴了英国版。结果最终美国版出来的效果,不像英国版,反而与《非诚勿扰》有亲兄弟的错觉……是不是很绕?总而言之,《非诚勿扰》的高度创新,也让美国人山寨一把!这太自豪了,至少说明这是一个极度成功的节目,让我们为中国人的创新克隆精神加冕!不过美国版也有自己的特色,女嘉宾尺度真是惊人的豪放啊,第一次和男嘉宾见面约会,就可以赤裸上半身一起享受马杀鸡,这一点,《非诚勿扰》再火10年也拍马不及啊!

  最终台湾综艺缺钱少粮只好打出“黯然销魂掌”

  虽说青出于蓝胜于蓝并不稀奇,但台湾综艺瞬间萎靡到如此境地,绝不仅仅是因为人家抄袭功力大退步,病根子还是钱!如今台湾综艺出一档新节目,3个月还见不了成效的立马拦腰斩断,没制作经费,管你是原创好点子还是借鉴好血统,统统滚蛋!

  在台湾综艺捧出赵宁、张小燕、张菲、胡瓜几大名嘴的黄金时代,全岛只有四个无线台和少数有线台,制作费用那是相当充裕。如今台湾有七八十个频道,广告收入却没有飞跃性的突破,竞争之惨烈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当年与张小燕一起搭档的曹启泰,在内地淘金时就很感慨地说:“当年10分钟的节目,可以出3趟外景,多5个介绍的画面,内容很丰富。但后来没钱了,就只能够让主持一个人在说。更加没钱了,由本来找一个会说的人说,变成了现在谁爱说谁上台说。这几年台湾的综艺节目越来越多没听过、没见过的主持人,而且还不是一个人,而是五个、六个、七个人一起主持,里面的人水平参差不齐,好与不好都随便,不好下次可以再换,反正想主持节目的人多得是。”

  据业内人士统计,原来台湾制作3档综艺节目的费用,现在却要制作30个节目。就连《康熙来了》这样的大红牌节目,制作费用也低得可怜,占分量最大的恐怕就是两位主持人的酬劳以及每次通告费用了。梁赫群说他上《康熙来了》是3000台币的通告费,赵正平、小小彬属于C咖,上一集能拿10000~15000,小蜜桃、安心亚是D咖,每集5000~10000,像瑶瑶这样的E咖,录制一集康熙也只能拿1000~5000。当然也有大牌艺人,例如A咖的天王天后,每集能拿20000~30000,B咖如小钟、MAKIYO,每集酬劳是10000~150000。这也就难怪如今台湾综艺普遍走向访谈,与费用降低密不可分。以前出外景搏命玩刺激,通告艺人们至少也能收入不错,现在行情惨淡,一样的价钱你会选危险又常常出现整蛊环节的外景,还是愿意化着美美的妆,在摄影棚里吹吹空调被调戏一下就收钱呢?鬼也知道选什么。

  而比照一下海峡这边的内地,台湾寒酸玩老梗的综艺节目,内地的节目却显得格外的财大气粗。今年夏天最火爆的《中国好声音》据说仅1集制作费就达800万人民币(约3719万元台币),评委费2000万,难怪吴宗宪今年金钟未能入围,心情起伏不大,唯独在意因内地限娱令,让他错失《中国好声音》评委工作。就连老牌的台湾综艺大腕胡瓜也不得不感慨:“台湾综艺节目难请到大牌,他们喜欢上内地。”

  以上狗血的励志剧《杜拉拉升职记》综艺版就播放到这里,归根到底并不是台湾综艺真得没人,而是因为大陆经济发展推动了整个综艺市场的繁荣。到如今的局面也是意料之中。对于我等资综艺发烧友来讲,还是希望有更多的节目一饱眼福,无论是台湾还是内地,也无论是克隆还是抄袭,只要能让人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