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术资源 > 学术案例 > 国内案例 > 正文

【戏剧】创业“笨鸟”孙恒海的戏剧经营法则

更新:2013-06-17 11:34:15   来源:中国文化报   编辑:仝悦

至乐汇出品的戏剧,凭借着荒诞式的叙事手法、诡异的黑色幽默,吸引了一批铁杆剧迷
 

        3年前,孙恒海这个“门外汉”成立了至乐汇(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至乐汇”),开始投入到戏剧这片他认为的“蓝海”中。不顾家人和朋友的不解,放弃了原本经商能带来的丰厚收入,他坚持把这个能实现梦想和创造文化价值的行业确立为自己的终生事业。

        在北京这片肥沃文化土壤中耕耘,孙恒海自嘲用了一个“笨”方法进入戏剧:“只知道踏踏实实地做戏剧,没有想要通过戏剧快速地挣钱。目的单纯的艺术家们同我一起,纯粹地为了做好戏剧这件事。”靠着踏实的干劲一步步走来,至乐汇已演出9部戏,国内巡演超过1000场次,创下了近百万观众的可观成绩。面对慕名而来的资本,孙恒海一直是拒绝的态度:“在我们与资本达成共识后再去为戏剧本体努力,而不是我们成为资本的奴隶。”

        “戏剧的两个极端给了我机会”

        “从影视转向小剧场,我觉得这里是一片蓝海。”

        生于浙江的孙恒海,从小在商人的家庭环境耳濡目染中长大。在大学,孙恒海学的是哲学和经济管理两个专业,毕业后曾做过中成药生意。10年前,为了实现艺术梦,孙恒海转战影视圈,作为影视人,梦想着打造几部属于自己的作品。但影视制作成本太高,泡沫也非常大,凭个人之力,很难实现自己的目标。一次机缘巧合,走进小剧场看戏的孙恒海,在剧场的舞台上发现,制作成本不算高、能实实在在地表达话语的舞台剧,或许正是实现文化理想的一个突破口。

        2005年,孙恒海开始踏入戏剧圈。一开始,家人和身边的朋友完全不同意他的决定,他们提醒孙恒海,这笔生意目前只看到投入,鲜有获得丰厚回报的。其次,隔行如隔山,如何经营好戏剧,是一个摆在面前的现实难题。“我把以前做电影挣到的钱投入这个领域,文化以商业形态取得回报,需要时间耐心培养,但我的心态很平和,我会保持短跑的节奏,长跑的心态。”孙恒海说。

        孙恒海用了近一年的时间泡在国内各大城市的小剧场中,甚至出国考察学习。“我发现了戏剧的两个极端:一是太有情怀,完全是反映艺术家个人的情感;二是太没有情怀,完全把戏剧等同于一些庸俗的娱乐活动,两个极端的存在让我发现了机会。” 孙恒海说。

        在经过一番调研之后,孙恒海坚信目前的舞台剧市场已经进入了一个跨越发展的阶段,他表示:“现在戏剧已经到了从纯创作的感性到市场理性的时代,戏剧进入到流通市场后,就必须具备商品要素,否则只能是象牙塔中的瞻仰品。中国小剧场话剧历经30多年的发展,已经进入大洗牌的阶段了。”

        从学习他人到做自己

        做原创,是孙恒海一直强调的。“引进和翻排国外戏固然能够拓展视野、吸取先进经验、明确差距,但也有弊端,我们会逐渐丧失创作的主动性,失去了观察本土生活的能动性。”

        2010年,孙恒海结识了台湾屏风剧团的创始人李国修,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沟通之后,屏风剧团的代表作《三人行不行》被至乐汇带到大陆。孙恒海是大陆版《三人行不行》的制作人,而这个版本从导演到演员都是至乐汇的班底,这个引进剧目在北京演出近40场。

        与屏风剧团的合作,让孙恒海学到了两句话:一是,不要去抱怨环境,只要去做就能得到改善;二是,人一辈子只要做好一件事情就功德圆满了。而屏风剧团坚持的理念——本土的就是世界的,也在至乐汇的定位中产生了根深蒂固的影响,如至乐汇提出的创造glocal(globe+local)的品牌目标,也许正是源于此。谈及与屏风剧团表演班的合作,孙恒海说:“台湾戏剧人有很深厚的人文关怀,想象力和创意比我们更大胆”。

        从2011年底开始,至乐汇开始做属于自己的原创内容,推出了《单身男女》、《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等系列作品。与其他院团合作出品的《驴得水》,获得好口碑,该剧投资65万元,目前票房收入149万元。至乐汇在不到3年的时间里,凭着多部口碑票房俱佳的作品打出了知名度。至乐汇出品的戏剧,凭借着独特的戏剧美学、荒诞式的叙事手法、诡异的黑色幽默,成功地吸引了一批铁杆剧迷。目前,至乐汇的舞台剧作品在全国演出场次达1000多场,观演人数超过了100万人次。

        至乐汇的最新剧目《破阵子》,是由27个投资人联合制作的,所有主创均起用新人。孙恒海说:“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加入我的团队。我们想做一些事情的时候,就会坚持做下去。”

        踏出一条“制作人中心制”的路

        “作为制作人,我从不干涉艺术家们的创作,我只是为他们服务。”

        孙恒海一直实践以“制作人中心制”为主的商业运营模式。这套来自好莱坞电影的模式,曾经在业内引起过不小的风波,到目前为止,国内大部分的剧目制作,还是采用“导演中心”或“演员中心”的模式。“随着戏剧运营与戏剧创作逐渐与国际接轨,更适合发展规律的‘制作人中心制’应该开始发挥其功效。”孙恒海非常坚定自己的经营方式

        “海哥是一个特别执着的人,跟我们把3到5年的计划说得很清晰。他是一个实干家,说完就会去做,2年前的设想今天都实现了。”演员任素汐从《三人行不行》开始就进入了至乐汇,出于对戏剧舞台的热情,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毕业的她放弃了很多次进入影视圈的机会,一直坚守在戏剧舞台上,“因为我喜欢舞台,喜欢与观众近距离的感觉,而至乐汇给了我这种能够衣食无忧的从事理想职业的平台。”

        任素汐口中的衣食无忧,是至乐汇提供的稳定收入和五险一金的保障。“比起有一搭没一搭的接角色演出的同行,我能选择适合自己的角色,已经很满足了,那样我就能投入百分百的精力去演好每一个角色。”任素汐说。

        至乐汇导演裴魁山是制作人中心制的受益人。去年5月,他和至乐汇签约。几年前他在北京国际青年戏剧节上崭露头角,但他热衷戏剧艺术的探索,很多合作者因为无法预测到商业价值而与他擦肩而过。“至乐汇的制作人制度,让演员、导演可以集中精力做自己的强项。”

        不用担心投资、票房和宣传的裴魁山,进入至乐汇后的首部作品《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获得了很好的票房影响。“孙恒海是一个精明的制作人,他非常懂得针对不同的人采用不同的方式,对不同剧目的目标人群分得很清楚,而且多种方式共同出击。”裴魁山说。

        孙恒海坚信:“戏剧已经开始进入制作人中心制的时代。百老汇的成功就是来自于团队的成功,制作人和导演都是艺术出身的,并非如我们现在理解的,仅仅是投钱的人。”

        当问到资金压力时,孙恒海非常自信地拿出巡演的票房成绩向记者证明。近千场的演出,至乐汇始终坚持走剧目引进的方式,所有剧目公开定价,场租与票房分开核算。“一开始会有很多人不接受,但是看到我们的剧目质量之后,他们接受了我们的合作方式。”孙恒海说,“做戏,制作人要有自信,好东西肯定能抓住观众的眼球,观众心中有杆自己的秤。”

        看到了戏剧艺术之外的东西

        孙恒海说:“在剧场,和台下的观众一起感受台上的喜怒哀乐,和台上的演员一起体会人生的酸甜苦辣。然后和台上台下一起哭一起笑。我觉得内心圆满。”

        从成立之初到现在,每一年,至乐汇都会推出“怪咖的戏剧梦想”戏剧季。2011年,第一季的主题叫“一群不以物类聚的人”,当年在网上的点击率是1865万人次。2012年初第二季“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推出两个计划,一个是联合制片人计划,最终诞生了由27个投资人联合制作的《破阵子》。另一个是戏剧梦想的孵化器工程1+N,以至乐汇为平台,带动N个创作工作团队。

        继第二季后,2012年12月公布的第三季以“中国梦”为主题,共包括了12部作品,这是孙恒海成立至乐汇后就在酝酿的项目。每一部作品都被赋予了中国梦的一个元素,比如《有雷无雨》代表了中国梦的“青春”,《离职报告》代表了中国梦的“梦想”……当它们整齐地分行排列、铺满了整整一页PPT时,以一种规模性给人带来了视觉上的冲击。

        谈到未来的发展,孙恒海表示,目前至乐汇已经有自己的投资顾问、资本运作顾问、并且有自己的法律咨询团,“至乐汇未来会进入资本框架,但我们并非贸然进入,这之前已经有2至3年的积累和框架的组建。我所邀请的合作团队,已经为很多上市公司做过IPO,他们来为我的团队提出建议,以及如何搭建框架。”

        孙恒海也时常告诫身边想涉足戏剧制作的人,戏剧是个艰苦的行业,像他们的团队往往要对一个剧目论证一年的时间才动手运作,投入期也往往长达1年甚至3年,之后才会慢慢盈利。“不要想在这个舞台上挣快钱,如果想在这里成富翁,那还是早一点绕道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