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术资源 > 学术案例 > 国外案例 > 正文

【文博场馆】海外博物馆生存之道

更新:2012-10-18 19:13:23      编辑:仝悦
        近年来,我国各地越来越多的博物馆加入了免费开放的行列,失去了门票收入这样一个可观的资金来源,博物馆该如何生存?作为博物馆的发源地,西方的博物馆资金来源较为丰富,多渠道的资金收入保证了博物馆的生存和发展。 

  大英博物馆捐赠资金很重要
  “海外博物馆的资金来源一般是通过基金会、财团和私人捐赠获得,与中国的博物馆相比,它们比较注重从各个层面收集社会资金。博物馆毕竟是个特殊行业,世界上没有任何一家博物馆能靠门票自给自足的。与西方相比,国内博物馆在建设、管理上都要晚二三百年,再加上经济体制的不同,发展程度自然就大不相同。”北京市文物局博物馆处处长刘超英说。

  如大英博物馆,政府大概提供了70%的资金支持,剩下的30%来源于博物馆经营的商店、餐厅以及捐赠等途径。对于大英博物馆来说,捐赠所得是收入的重要来源之一,大英博物馆在门口放置着捐款箱,另外,还有由捐献者组成的会员组织,对于重要捐献者,大英博物馆会把他的名字写在墙上。

  除了个人捐赠之外,大英博物馆收到的部分捐赠来自一些艺术基金会。一般来讲,基金会不会将艺术品直接捐给博物馆,他们通常提供资金,然后由博物馆选择艺术品购买,由于选择艺术品的决定权在博物馆手中,也保证了艺术品的高品质。

  卢浮宫无拨款则入不敷出
  “首先,在国外,并不是所有的博物馆都是免费的,像我去过的法国和意大利等国家的博物馆,门票也要十几欧元,只有那些国家级的博物馆才是免费的。”刘超英对记者表示,“它们主要通过国家财政拨款,一些私人的博物馆,也是需要收费的。”

  法国最负盛名的几大博物馆均为国立博物馆,一般不免费,但门票收入远不及运营和修缮费用。据悉,卢浮宫每年门票收入为8000万欧元,但每年的维护、管理费用却达到了5.6亿欧元,因此,政府的财政支持和商业开发是其主要经济来源。

  卢浮宫的一些分馆、展厅也是靠社会上的一些有识之士捐赠巨款而建立和改造的。据了解,大英博物馆中陈列着近2000件中国文物的展室,就是由一个中国人出资改建的。1990年,香港商人何鸿卿爵士捐助了200万英镑,把旧的中国陈列室扩建、改造为拥有空调恒温陈列设备的新馆。

  阿拉伯巨富、沙特王子瓦利德曾向位于法国巴黎的卢浮宫美术博物馆捐赠了1700万欧元,以帮助卢浮宫建立一个新的伊斯兰艺术展厅,这笔捐款堪称法国艺术史上数量最大的捐款之一。瓦利德王子表示,在卢浮宫新建一个专门用来展示伊斯兰艺术的展厅,将有助于促进人们对伊斯兰宗教的了解。

  芬兰国家博物馆发行彩票筹资
  根据芬兰1993年1月1日实施的博物馆法,为了维持博物馆的运作,国家必须对博物馆的建造以及日常开支给予资助。该法律还明确规定,政府可将通过发行彩票筹集的资金用于对博物馆的资助。

  芬兰彩票公司是芬兰唯一一家国家经营彩票的公司,隶属于芬兰教育部,除了其营业额的5%作为税收上缴财政部外,全部利润均上缴教育部,用于艺术、科学、体育、青少年活动、图书馆和博物馆等教科文事业。芬兰全国共有5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确认的世界文化遗产,其中位于赫尔辛基海上前沿的芬兰堡最负盛名,芬兰堡建有包括芬兰堡博物馆、海岸炮博物馆、潜艇博物馆在内的7座博物馆,游客只有进入这些博物馆参观时方需购买门票。

  作为国家级博物馆之一的芬兰国家博物馆坐落在首都赫尔辛基的市中心,是赫尔辛基市民和外国游客经常光顾的一座主要博物馆,该馆的成人票每人5.5欧元,优惠票(学生、65岁以上老人、现役军人、10人以上的团体)每人3.5欧元,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和儿童免费。

  此外,该博物馆每周二下午17∶ 30至晚上20∶ 00对公众免费开放;每年5月18日“国际博物馆日”以及6月12日“赫尔辛基日”均对公众免费开放,学校安排组织的学生参观,以及有关授课老师为了讲课到博物馆了解情况,都不需购买门票。
  大都会博物馆建立董事会制度
  美国的博物馆由公立转变为私立以后,国家拨款少于全部经费的2%至3%,也就是说,国家的投入连2%、3%都不到,大部分经费都需要董事会来筹集,然后交给基金会,由基金会拨款进行博物馆的投资、运作和建设,董事会在美国博物馆运作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原美国大都会博物馆研究员朱扬明介绍,美国的博物馆不论是国立、州立、市立、郡立还是私立,都设有董事会或性质相同的委员会。

  以大都会博物馆为例,董事会由90人组成,其中主席1名、副主席3名,还有精挑细选出来的董事会成员,这些董事必须是各个领域行业的知名人士,并担负着重要的职责:给博物馆筹钱。

  另外,董事会的成员,包括博物馆的领导层,大都需要有特长,是什么呢?最好能和很多私人收藏家有交往。这也是一个铺垫工作,因为一旦与他们建立良好的关系,就有可能把某一位收藏家变成博物馆的捐赠者,这也是美国公众捐赠精神的由来之一。